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日葵和葵花籽

娃儿们都毕业了,这儿静悄悄!

 
 
 

日志

 
 
关于我

在你走过遥远的山里,向阳的山坡,有一段久没有人走过的田埂,草丛中,有一些小小的,名字叫做向日葵的植物在生长,笑脸为形,金色为心且懂得寻找阳光,让我们入静,意念春光,尽享人生。(陆幼青)

网易考拉推荐

重读九章1——发现“老课文”的新价值(转载自钱锋老师天涯博客)  

2012-05-26 20:54:02|  分类: 转载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为什么是“老课文”?
  有些课文,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小学语文教材版本中始终占有一席之地。经过时间的淘洗,其光芒不但未被新增补的课文掩盖,反而历久弥新。梳理后发现,这些“老课文”大都是经典的文学作品,与学生的语文素养积淀乃至精神成长关系密切。优秀的文学作品常常是有美育修养作家的心灵倾诉,是一种艺术化的言语媒介。朱光潜说:“文学是一种与人生最密切的艺术。”文学,相对于一般的文字作品而言,是从内心情感观照向外部世界延伸的一种艺术,而不单是叙事和表意。相对于其他艺术的表现手法,则能比较完满地再现叙述者情感的起承转合、情致心绪、思想转变等动态过程。正是由于文学作品不同于一般语言文本的价值,因此,语文课标突出地强调了阅读的重要意义。《语文课程标准》总目标明确阐述:“学生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能初步理解、鉴赏文学作品,受到高尚情操与趣味的熏陶,发展个性,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可见,基础教育阶段学生的文学作品阅读直接和精神世界相沟通,而不单是作为基础的语言训练。
  因此,在重新修订语文课标的前夕,在新一轮教材又将出炉的当下,发现“老课文”的新价值或许有其独特的课堂实践价值。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探讨的“老课文”都是基于不同时期的人教版教材。
  二、“老课文”的新价值探疑:不变中是否有变?
  教育是社会进程的价值观投射。当社会政治经济制度保持相对稳定的时期, 语文教材也就保持了相对的稳定。当社会政治经济发生急剧变革的时期,语文教材也就相应地发生急剧的演变,这种演变是十分明显的。我们不妨对建国以后的语文教材的做一简单回顾,或许能从源头上认识到课程改革的重大意义。“语文”这个名称始用于1949年华北人民政府教科书编审委员会选用中小学课本之时。此前中学称“国文”,小学称“国语”。叶圣陶把“国语”改称“语文”,理由是“平常说话叫口头语言,写到纸上的书面语言连在一起说,就叫语文。”可见其工具性意义非常突出。在1963年《全日制十二年制学校小学语文课本》这套教材重视双基训练,把识字作为主要任务,重视多读多背和练习 。之后在1959年出现三年的语文“文道之争”,也为至今还在讨论的“语文是什么?”开启了先河。1978年《全日制学校小学语文课本》把低年级定位为识字为重点,并开始注意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安排了讲读课文、阅读课文和独立阅读课文三种课文类型。同时显著加强了学生的读写训练,培养学生和读写能力。1986年,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同年成立了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地方通过审定依据《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语文教学大纲(初审稿)》自主编写了多套九年义务教育小学语文教材。人民教育出版社的九年义务教育五、六年制小学语文课本呈现了鲜明的时代特征,重视教材的思想性,新编入的课文较多。其中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的课文,占了很大比重。尤其在语文基本素养训练这一方面有了很大的改进,沿用至本轮新课程改革之前。
  因此,不断入选的“老课文”在不同时代的教材中肩负着不同的使命。解放初期的小学语文课改由于需要大量改革旧弊,破除旧时代的束缚,课文的功能更偏向于从课文中习得写作方式和表达方法,也即是语言文字的应世功用放在首要位置,显然是恰当的。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些课文为范本的功用意义早就为大家所熟知和认可,参插在这些范本中的识字教学及知识技能训练也成为很长一段时间的主流,其地位根深叶茂。甚至,这些范本所呈现出来的具备和当时代价值观普遍吻合的诠释也在很长时间写入教参成为教学参考。近几年,随着信息时代阅读量的爆发式递增,到了现在的小学高年级,学生已具备了相当丰富的阅读经验和语文水平,“阅读”这个原本单一的概念早已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书本阅读,呈现出多媒体、多感官的趋势。课文的教参显得单薄有限,老师的经验显得力不从心。课堂教学,遭遇了学生前所未有的挑战。新编选入的文章更是让大部分语文老师如临大敌,对已有知识结构造成了极大的冲击,课堂教学方法也随之带来了根本性的改变,而这些新课文,也是很长时间老师们“公开课”的第一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很多经典的“老课文”成了很多老师已有经验中暂时没有改弦更张的面孔,成了课堂暂时的避风港。
  然而,真的如此吗?
  我们以2000年最后修订的1988年版人教版六年制语文课文和2002年审定启用的人教版教材为依据,将同时出现的部分有代表性的课文作一简单梳理对比,也许就能发现其中的不同:
  

发现“老课文”的新价值——钱锋(转载自网络) - 向日葵和葵花籽 - 向日葵和葵花籽!


  
  从上表列举的五篇经典老课文对比,我们不难发现,他们在不同年代教材中的定位区别还是相当大的:
  1.年级段分布的不同
  《开国大典》和《梅花魂》均从十一册改到了九册,《穷人》从十二册调整到了十一册,显然是顺应了当下学生阅读现状而改变。而《月光曲》却从原先的十册提升到了十一册,显然是对课文主题重新作出定位之后的改变。根据学生身心状况进行的调整表面上看似乎不是很重要,其实在不同的年龄阶段阅读同样的文章,其认知差别还是相当明显的。
  类似的调整比如《桂林山水》和《鸟的天堂》之类课文的明显学段下调。
  2.所属主题的单元的不同
  这是新旧课程相比最大的变化,也是最值得关注的变化。
  《开国大典》由原来的爱国主义教育文章一组调整到了“走进伟人毛泽东”这一主题。从同组单元课文来看,显然新教材主题更加集中和鲜明。最大的区别就是《梅花魂》这篇课文的主题变化,由原来的侧重“爱国”转向了侧重“思乡”,应该说更突显这篇文章的主旨。《丑小鸭》从原来的古今中外寓言和故事调整到了关于观察和发现的主题,同时也保留了两则经典的寓言故事。而《月光曲》由原来很宽广的国外文学作品一组调整到了更为集中的“艺术和知音”主题单元,如此一来,理解难度明显增加,因此,提升了相应的年级,是合情合理的,这也体现了2002版教材对部分文章主旨的重新确认和发现。《穷人》的调整和《月光曲》的类似,更加突出其文学的地位和价值,经典的意义和文本的内涵挖掘更深。这些文章的调整是我们需要极大关注的,这里涉及到了新教材对文本的价值取向。部分文章的具体解读在后文中有涉及。
  类似的调整还有把原先分散的鲁迅文章整合成“走进鲁迅”单元。
  3.课型定位不同
  《梅花魂》从原来的略读课文调整到了精读课文,这是很大的转变。也是对课文文学价值的重新确认。
  类似的还有从精读调整到略读的,比如《丰碑》从精读调整到了课后选读。
  纵观小学六年的十二册教材,几乎可以说所有被保留的经典课文都被重新定位,因此,表面上的不变带来的却是根本性的改变。不发现这些改变的玄机如何发掘其时代的价值?
  三、“老课文”的新价值探疑之二:以不变是否能应万变?
  很多有经验的语文老师面对着众多没有删除掉的老课文,心中暗自庆幸,以为以自己多年的经验依然可以驾轻就熟。但是,这张旧船票真的能够登上新的客船吗?
  其实,在没有推出新教材的时候,随着时代的潮流猛进,近二十年社会价值观产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尤其“转型期”的社会价值就更多元。价值观的不同必然导致教育的话语体系的改变,而教学则是首当其冲的。我们不妨来看不同时代语文教材的封面就能窥得一些面目:
  

发现“老课文”的新价值——钱锋(转载自网络) - 向日葵和葵花籽 - 向日葵和葵花籽!


  70年代
  

发现“老课文”的新价值——钱锋(转载自网络) - 向日葵和葵花籽 - 向日葵和葵花籽!


  80年代
  

发现“老课文”的新价值——钱锋(转载自网络) - 向日葵和葵花籽 - 向日葵和葵花籽!


  90年代

 
  书的封面都如此,即使里面的文章还是这一篇,即使同一本沿用二十年的语文书,也自然地会带来新的角度解读。为政治服务的语文教育也必然随着政治环境的改变而改变。改革开放后,各领域思想大解放,各种思潮此起彼伏,语文文本呈现出不同的价值是很正常的事。
  其次,如上表分析,当同一篇课文以不同的定位、不同的课型、所归属不同的主题单元的面目出现时,文本解读和课堂建构的改变早已是应有的逻辑。但事实上,在日常教学中,不要说有两套教材经验的老教师一时无从发觉其变换,就是新教师也都沿用自己曾经所接受的解读或者网上查询所谓经典教案,这都极其容易蒙蔽文本的真正价值。
  再有,优秀的文学作品一旦选入课文,根据教材的编者意图、执教者的心境、学生已有的阅读现状等诸多因素,始终存在多种解读的可能。这也是经典作品入选课文的意义所在。三十年不变的《十里长街送总理》,在总理刚逝去的年代,每上此课全班师生只要一读就痛哭的场景至今让很多老教师记忆犹新,而几年前上此课若要学生感动得落泪,大都需借助各种媒介的补充,很多课堂学生的落泪是音乐的渲染、教师的感染,而这,也并不能责怪孩子没有记住历史,再伟大的历史人物、事件都会成为过去。事实上,从缅怀到感知,这篇课文的定位就在发生变化。2002版教材,删除了这篇课文,并非编者要让师生忘记周总理,而是,周总理总有其合适的年龄来怀念。这就是时代的变化。其他的作品也是如此。以不变应万变的语文课是不存在的,顺应改变才是永远不变的真理。
  上述两个矛盾点,大部分的老师在第一轮新课改过程中,并不是没有感受到,而是感受到了却并没有去梳理和分析,也一时找不到好的方法重新定位。因此,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语文课改不是停留在盲目而混乱地争论课改是非之中,而应安下心来,投入到课程视角下的教材、教法的研究中,去找寻这些经典的“老课文”变化背后需要重新诠释的内涵和外延,这才是关键要旨所在。如果我们不能有更多的选择课文的权利,那么,不妨先将这些课文读好。比之新课文的选入,这些“老课文”的价值观的重新审读,其意义实际上是在搭时代的脉搏,去除历史的尘埃,还其更本真的面目,实在是语文教学乃至语文教育的巨大的价值回归,也为其他的作品解读提供辩证的视角。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